“我有说喜欢你吗?”

霍眠再提起这件事情,夏以诺不好意思起来,不愿意承认。

她突然想起苏若初在警局说霍眠喜欢她很多年,她看着霍眠,问道,“霍眠,那你喜欢我吗?”

她问完后,害怕起来。

从霍眠带她回霍家吃饭,夏以诺的心里就有一个答案。

只是不那么地确定,也就不敢问出来。

“你是不是也喜欢我?”夏以诺再问道。

要是不喜欢,他不会屡次帮她,将着她带到身边,也不会带她去霍家,更不会娶她。

说霍眠为了利益娶她,她不是白家千金,他娶她对霍家没有帮助。真要联姻,他该去娶白濛。

所以,他是喜欢她的。

“嗯。”霍眠应道。

在听到夏以诺说喜欢他的时候,他很开心也很幸福。

纯白苹果头妹子居家私房生活照

“早就喜欢了。”霍眠再加了一句话。

“四年前,你和我在一起,是因为喜欢我?”夏以诺再问道。

那个时候两个人手牵,也吻过,可是没过几天,霍眠却突然和她分手。

“嗯。”霍眠再点头应道。

“我愿意和白家联姻,仅仅是因为你。”

这是夏以诺听到最动听的情话,她扑到霍眠的怀里,眼眶红了起来。

“四年前为什么要和我分手?”她还是有怨言。

要是四年前不分手,她早和他在一起了。

“我以为你不喜欢我。”霍眠回道,他以为夏以诺喜欢的人是白靳池,因为兄妹的关系,她不能和白靳池在一起,才退而求其次地选择自己。

所以,他宁愿自己痛苦,选择和夏以诺分开。

四年的时间过去,他知道夏以诺不是白家千金时,心里难受得很。

她不是白家千金,那么和白靳池有了可能。当时一想到夏以诺和白靳池在一起,霍眠的心难受得很。

再遇到夏以诺,他看到她,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地喜欢她。

既然还爱着,索性用尽一切手段,将着她的人得到手再说。

后面一步步地和夏以诺走近,他们两个准备结婚,霍眠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是害怕,生怕和夏以诺的一切只是一场梦。

所以,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是翻开微信纪录,在看到自己和夏以诺的聊天纪录,他才觉得安定。

“呵呵。”夏以诺笑了起来,“真好。”

她将着霍眠抱紧,“我也喜欢你,你也喜欢我,这样真好!”

明天她就嫁给霍眠,成了他的新娘。

“霍眠,我离开白家,开始的时候是很难受,也接受不了。可是后面遇到你的次数多了,我就很开心。”

“我失去白家千金的身份,可是我得到你。”

夏以诺柔着声音告诉霍眠自己的心意。

这以后,他们两个不会再错过了。

听到夏以诺的话,霍眠更发心疼夏以诺,在知道她不是白家千金时,他就为她心痛。

她从小过得是锦衣玉食的生活,他担忧她去夏家过得好不好?夏家人会不会喜欢她?在遇到她为了赚钱,到外面陪人吃饭喝酒,白天上班晚上兼职,他更是心疼,恨不得马上把人带回来养着。

夏以诺在温室待了多年,他不想她遭受一点的风雨,继续在温室里待着。

现在,他终于将着她娶回来。

“以后,我们不会再分开。”霍眠保证道,“有我在,也不会让你受到欺负。”

“恩恩。”夏以诺含着眼泪重重地点头。

她知道,早该知道霍眠对自己的心意,离开白家后,她被人欺负,她受到委屈,都是他在护着她。

两个人敞开心扉,将着事情说开后,双方的心里有的只有幸福。

过了许久,在霍眠的怀里待够了,夏以诺从他的怀里出来,“我要去洗澡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“嗯?”霍眠听到夏以诺逐客令,不悦地看着她。

他抓着她的手,不让她离开,“你还要赶我走?”

“恩。”夏以诺点点头,“你快走吧,我要早点休息,不然明天顶着两个熊猫眼,就不好看了。”

霍眠很无奈,他抱了夏以诺这么久,压根不想放她离开,还打算今晚在酒店里陪着夏以诺一块。

“走吧。”夏以诺催促着赶霍眠离开,霍眠被她推着离开房间。

在关上房门的时候,夏以诺靠在房门上,想到亲耳听到霍眠说爱自己,她忍不住地勾起嘴角发笑。

她好幸福,真的好开心!

霍眠也没有马上离开,他在门口站了许久,接到苏若初的电话,才不得不离开。

在离开前,怕夏以诺遭到什么意外,影响明天婚礼的顺利进行,派人留在这边。

夏以诺洗完澡出来,听到自己的手机不停地响着,她以为是霍眠的电话,没看屏幕上的来电,将着手机接起来。

“干嘛,想我了?”夏以诺很甜地问道。

她的心情很好,语气里满是俏皮和幸福。

“诺诺。”听到那边白靳池的声音,夏以诺淡了笑意。

“哥。”她唤道,夏以诺的脑海里马上跳出上次在夏家的楼梯上,白靳池强吻自己的事情。

“有事吗?”

两种语气截然不同,白靳池感到夏以诺的冷漠。

“你明天要嫁给霍眠了。”白靳池淡淡地说道,“恭喜!”

“谢谢。”夏以诺说道。

她和白靳池之间有道隔阂产生,夏以诺有点怕白靳池。

“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夏以诺再问道。

“你真要嫁给他?”白靳池再问道。

夏以诺想都没有多想,“我爱他。”

“这辈子只爱霍眠一个人。”夏以诺很坚定地说道,说的时候根本没有半点的犹豫。

“哦。”白靳池也回了她一个字。

“那真的要祝你幸福,祝你和霍眠能够天长地久,白头偕老。”白靳池的话让夏以诺听着很怪。

“哥。”夏以诺淡下语气,不悦地唤道,“我会和霍眠一辈子在一起的。”

白靳池听出夏以诺话里的气恼,他轻轻地笑了笑,“你是我带大的,明天却不能亲自将你送到霍眠手里,真是可惜。”

他的话让夏以诺沉默了,她记得以前在白家,一家人聚在一起谈起她的婚事。每次谈她出嫁的事情,白先生的脸色会很难看。看片黄app下载安装

Tag

About the author

头像

Related Post